当前位置: 首页 科学普及
黄奇帆:新基建、新经济、新文明 时间:2020-10-20 来源:中国电子学会
分享到:

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9月23日在基建新经济高峰论坛上做主旨发言时说:“就像是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,信息高速公路也一样,构建一个具有竞争力的数字社会,必须要有先进的数字基础设施,但用不着每个地方搞一个大的数据中心,发展新基建要避免一哄而上。”


一、新基建投资巨大

新基建涉及的信息基础设施如5G网络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区块链等本身将带来天量投资。

根据工信部有关机构测算,2018年我国信息通信产业(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、电信业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、互联网行业等)规模达到6.4万亿元,在GDP中占比达7.1%。预计2020-2025年期间,我国5G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.6万亿元,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.3万亿元。其中5G基站将会有500-600万座,每座20万元,投资规模也将达到万亿

再如,各地正在兴建的数据处理中心,去年全世界在建大型数据处理中心180个。一般10万台服务器规模以上的数据处理中心算是一个大型的数据处理中心,那么全世界就有1800多万台服务器在安装建设中。中国今后五年将会增加1000万台服务器。这1000万台服务器连带机房、电力等设施建设至少将带动投资1万亿。再如物联网,预计未来5年将至少有30-50亿终端联网,形成万物互联,将带来投资规模也会达2-3万亿。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也将是万亿级的


二、新基建将助推传统产业数字化,形成具有颠覆意义的产业互联网

根据测算,仅在航空、电力、医疗保健、铁路、油气这五个领域,如果引入数字化支持,假设只提高1%的效率,在今后15年中,预计可节约3000亿美元平均每年产生2000亿美元的价值。如果说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目前只能容纳几家万亿级的企业,在今后产业互联网领域,有可能产生几十家同等规模的大型创新企业,这是一个巨大的蓝海,今后的高价值公司很大可能主要产生于产业互联网企业


三、发展新基建要遵循市场规律,避免一哄而上,重在应用,重在规则

新基建投资能否物有所值,取决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方面:一方面,这些新基建项目本身是否有其经济性?比如云计算的数据中心能否做到成本足够低、服务足够好?功能足够强?一些地方既不是电力丰裕地区,也不是客户集中的区域,也没有有效降低能耗的手段和办法,这样的地方也搞数据中心就需要多斟酌了。另一方面,消费者是否普遍有软件付费意识和习惯,换言之,消费者的有效需求能否形成现实的购买力。

据有关材料显示,中国云市场的结构与美国存在显著差别:中国云市场以IaaS为主,公有云SaaS占比仅为33%;而美国云计算市场以SaaS为主,占比达到64%。这种差异在很大程度上与消费者软件使用付费的意识和习惯有关。

新基建投资能否物尽其用,还取决于在此基础上的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水平。与美国相比,我国产业互联网还处于发展初期。国内消费互联网在2014以后进入缓慢增长期,实际已经接近天花板,现在渐渐进入拐点了。目前,国内还没有什么产业互联网企业崭露头角。美国科技股前20位的上市公司,7个产业互联网公司的市值等于美国最大规模二十个上市公司市值的50%。中国还没出现这个现象。中国企业搞产业互联网不能再像搞消费互联网那样靠烧钱抢入口、靠赢者通吃的竞争手段,而是要注重开放共享、深耕产业链供应链具体场景,注重各类数据标准和数据接口的互认互联互通,注重数据这一重要生产要素的产权保护和安全有序流转。